吐槽中国菜,外援们的家乡美食就这么完美吗?

前国安外援伊尔马兹在与球迷互动时谈到了自己在中国踢球的往事,他表示中国人在饮食方面没有节制,未来会有更多的疾病来自中国。前山东鲁能外援基里亚科夫更是用一句中国人需要吃正常的食物,养成更文明的饮食习惯作为论调。

作为有文化自信的种花家人,没必要立刻就上去与之对线,我们要先去查好资料再上,不对,再客观看待,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外援吐槽中国美食已经不算新鲜事了,自中超金元时代开启,大量的外籍球员涌入中国。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东方文化的独特,同时也产生了意识形态上的冲突。黎巴嫩球员阿里坎离别前表达过对中国食物的厌恶;波兰球员萨哈拉说过脑花;高拉特、穆里奇都对中国食物产生过问号;乌索也对蚂蚱和乌龟表示吃惊。

所以我将吐槽中国饮食的外援大致分为三个派系:巴西帮、欧洲人、土耳其人。

【欧洲人:不追求口味的务实】

欧洲人是标准的西方饮食文化,他们非常注重生理需求上的满足,因此通过食用肉块等荤食来充饥,更注重食物带来的营养价值。追求饮食搭配,每一餐需要进食的量和食物种类,所以欧洲的食物口感层次分明,饮食方式相当务实。

可惜务实的饮食方式让他们的吃文化变得单调,缺乏对食物味道的追求,哪怕是作为世界三大菜系之一的西方饮食代表——法国菜。他们佐料方面的储备和可食用蔬菜的记载都远不如中国,这也是快餐文化能够在欧洲生根发芽的基础,因为好吃啊。

即便是讲究饮食顺序、营养到位的法国人也开始追求饮食口感而非绝对营养,尤其是足球运动员很容易受到影响。2010年的南非世界杯上,多梅内克为了防止球员溜出去开小灶,强制要求队员吃面包,一天可以干掉90条法式长条,揉面师傅差点撂挑子。

法国除了享誉世界的精致美食,也有不少让人无法理解的奇葩食物。内脏香肠和猪血香肠,没经过处理的内脏灌香肠,那种腥味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不过当今足坛的法国球星们,尚没有这样特殊的癖好。

法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美食上限就更不高了,不过下限都差不多。常年效力于瑞典的阿里坎说自己肯定吃过狗肉,认为自己在中国永远会吃到意想不到的肉,那我们只能庆幸自己能够分辨出鲱鱼罐头,潜意识的偏见不可取。俄罗斯人的食物更加粗糙,由于地理环境原因,他们喜欢吃冷盘,而且口味偏酸,追求高热量,经典菜肴是酸奶炖汤或者格瓦斯炖汤,

【巴西帮:奴隶制度的遗留】

巴西帮,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南美老大的美食包含了世界各地的特点,主要承接了欧洲饮食结构,但又具备本国文化。米饭、豆汤、蔬菜沙拉、炸薯条或土豆泥。尤其是前两者通过巴西当地人独有的加工方式制造而成,先炒后煮的米饭配合上高压锅熬制的浓汤。

这种食物曾经帮助巴西队夺得了5次冠军。有些巴西球员甚至觉得,在参加比赛的时候,大家围在一起吃这种食物,就像亲人聚会一样,能提高团队作战能力。06年德国世界杯,巴西队战绩欠佳,巴西媒体曾戏谑地指出:球队黑豆泡饭吃少了。

巴西人以牛肉、鸡肉和猪肉为主,所以他们创造出了一道“Fejoada”的美食,中文翻译为肥煮阿达,将黑豆加咸肉、香肠、猪蹄、猪尾巴、猪耳朵、猪排骨等一起烹制,最后拌上米饭和木薯面。不过初次品尝的人如果吃得太多,会引起肠胃不适。

巴西食物似乎离不开两样:豆和肉,这样的饮食习惯是从奴隶时代流传下来的,作为巴西黑奴的食品,奴隶主将豆子和猪杂碎混在一起煮,节约成本的同时还能保证营养供给。奴隶制的影响持续至今可不是开玩笑的,深刻到骨子里的烙印才是这道美食的可悲之处。

当巴西球员进入中国,彻底融入当地文化时,当然会产生不适,他们第一反应不是这玩意好不好吃,而是这玩意真的能吃吗?就像穆里奇对鸡头倍感恶心,因为他活这么大就没吃过。华人上世纪末开始移民巴西,此后中餐馆迅速占领巴西饮食市场,要知道巴西人对食物非常挑剔,餐厅味道或者档次不行都很难留住顾客。

【土耳其:政治和宗教影响下的深邃】

土耳其的美食在当今世界独树一帜,作为世界三大菜系之一清真菜系的代表,土耳其饮食文化中富含了深厚的宗教意味。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绝大多数人口信仰伊斯兰教的政治世俗化的民主国家,土耳其菜系的发展深受到地域环境和政治环境的影响。

土耳其菜的发展历史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中亚土耳其人菜:中亚地区的土耳其人以畜牧业为生,刚刚发展起来的饮食文化因生存环境的变化,大规模地向安纳托利亚地区迁徙,这是才是他们的祖先。

第二阶段,塞尔柱王朝时期:塞尔柱突厥人在安纳托利亚地区建立了著名的塞尔柱王朝,他们吸收当地的饮食文化,土耳其食物变得复杂和多元化起来。

第三阶段,奥斯曼帝国时期:奥斯曼帝国皇室御膳奠定了我们今天见到和吃到的土耳其美食。随后皇朝崛起,贵族文化流行,土耳其美食渐渐走上高端路线。1453 年,穆罕默德大帝征服了伊斯坦布尔,强调就餐礼仪以及食物本身,皇室的厨房开始接受和尝试新的食材。比如海鲜和鱼类。

第四阶段:1923 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土耳其美食分为经典菜系和民间菜系,也就是皇室吃法和平民吃法,这种发展让当地人对美食的研究尤为深刻,渐渐地在宗教文化下形成了一套属于自己的菜系。比如土耳其家喻户晓的美食Cig Kofte,主要食材有洋葱、 鲜柠檬汁、鲜牛肉馅、番茄、大蒜、橄榄油、麦碎、食盐、辣椒末、孜然、番茄甜辣酱等,光是这份繁杂的佐料配比,足够彰显土耳其饮食文化底蕴。

不过,土耳其照样有一般人无法接受的食物,伊斯坦布尔的“海上麦当劳”景点,加拉塔桥的两侧会停有专卖烤鱼汉堡的小船,一般会带有酸黄瓜泡菜汁。要知道土耳其人口味偏甜,像这种酸爽至极的饮料,大概率是用来忽悠旅客的。

【结语:吐槽需要尊重】

外援们吐槽中国食物,更多的是以食材为主,而不是某些食品无法接受,因为味觉是共通的,人们都喜欢享受美食,但不是人人都敢于挑战未知食物,这不是必要的勇气。我们尊重不喜欢的权利,但不接受不喜欢的表达方式,仅仅凭食材上的不认同,就轻易对一个民族进行便签化,并且进行无端推测,这不是尊重别人的态度。

每个地方都有历史原因保留下来的饮食习惯,即便是本地人都无法完全接受,至于个人口味更是千奇百怪。或许中国一些地方上的食材需要发展,饮食习惯在当下看来已经不可取,需要抵制甚至根除,但那仅仅是一小部分人,不能代表所有人。

鲁能外援莫伊塞斯接受采访时就说到:“中国饮食难不倒我。而且,你能在当地市场找到任何来自国外的食材。我没有尝试过蝎子一类的食物,实际上在中国,大多数人也并不吃这类东西。” 看看人家认识多透彻。

上世纪90年代,罗伯逊用一种相对风趣的语言描述了各地饮食文化的差距,“美国人吃牡蛎不吃蜗牛,法国人吃蜗牛不吃蝗虫,非洲的祖鲁人吃蝗虫不吃鱼类,穆斯林吃牛肉不吃猪肉,印度教徒吃猪肉不吃牛肉,俄国人吃牛肉不吃蛇肉,中国人吃蛇却不吃人肉,新几内亚人认为人肉鲜美。”对于跨地区的文化,用一种客观且好奇的心态去看待才能发现美。

上一篇:20年国产剧大盘点:老剧真的比新剧好看吗?
下一篇:韩国人如何对待“叛国者”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